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业内综合 架空贾跃亭的FF,又双叒叕画饼了

架空贾跃亭的FF,又双叒叕画饼了

  来源:汽车公社 有123人浏览 日期:2022-06-16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感谢大家在微博上近十三年的陪伴,这是一段无穷无尽的黑暗旅程,也是一段充满温暖、喜悦、幸福、友谊和真爱的明亮旅程。我会用我的余生,永远记得后者。”

北京时间6月13日,作为互联网行业最会脱口秀的持续创业者,罗永浩位于其个人微博写下了这样一段真情实感。至此,正式官宣退出所有社交平台,重新埋头杀入AR行业。

在一并发布的那封告别信中,他还是坦诚地表示:“因为出现一些偏差与意外,无论是为了尽快还完剩余债务,还是为了给开头几年注定赔钱的新公司贴补家用,仍会继续接广告代言。”

言语间,能够感受到历经起起伏伏、诸多波折,罗永浩并未丢掉人这一生最重要的东西:诚信与责任。也恰恰基于这样的背景,该微博下方一条普通网友的评论,令人深有感触。

“我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什么好赞扬的,我也不是锤粉。但处于目前的大环境下,对比贾跃亭式的腾挪转移,老罗能坚持不懈去努力还债,扛起自己的责任,就值得为他加油鼓劲。老罗有自己的狂放,也有坚韧。前事已过,惟愿壮士东山再起。”

而在一边祝福罗永浩重新创业能够成功上岸的同时,一边更想借用这样一段内容,顺势引出今天文章的主角——贾跃亭与他亲手创立的FF。因为就在最近一段时间,从不缺乏争议与新闻的二者,再次各自出现了新动向。

只不过,存在巨大差异的是,对于贾跃亭而言,随着6月9日自身再次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48亿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距离“明天回国”的节点无疑正在变得愈发遥远。

从企查查所显示的相关资料来看,上述执行信息涉及具体案件为河北红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与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刘弘、贾跃亭相关合同纠纷。

而进入2022年以来,早在5月24日,贾跃亭就曾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168.13万元;更早之前的2月23日,则新增3条恢复执行信息,恢复执行标的超25亿元。

如果算上今年以前的被执行及恢复执行信息,贾跃亭被执行标的总额,已经达到十分恐怖的53.63亿元。

看到这里,不禁感叹:“与罗永浩短短几年时间,拼尽全力的通过各种方式偿还6亿元欠款的行为相比,贾跃亭已然被彻彻底底扣上了失去诚信与不负责任的帽子,并且几乎没有摘下来的可能。”

由此将时间倒退回2014年,当站在舞台聚光灯下的他,面对所有人喊出那句:“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彼时的乐视,迎来了短暂的辉煌。

除了超级手机、超级电视,背负着诸多投资人的期许,贾跃亭开始全盘all in打造所谓“属于中国人的超级汽车”。奈何,表象光鲜的背后,隐藏的却是一戳即破的泡沫。所有人都未曾料到,兵败如山倒会降临的如此之快。

或许是过于轻视全新行业的挑战,入局后无法从容应对;或许是把PPT造车赋予太高的格调,一朝露馅就无法自圆其说;或许是资金链陷入困境,一环断裂就彻底难以修缮。

2017年,当飞机舱门关闭的那一刻,贾跃亭输得一塌涂地,只身前往美国,何时才能归来已是未知。这位曾经乐视“帝国”的掌门人,为他不切实际的造车梦付出了惨痛代价。一切都以闹剧的形式潦草收场,剩下的只有国内债权人的声讨,以及山呼海啸般的骂名。

很快,时间来到2020年,未曾料到的是反转还在继续。当那封名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公开信出现在贾跃亭的个人微博首页时,我们就已知晓这位出色的演说家,还在为自己的“造车梦”挣扎。

一年以后,通过借壳上市的方式,FF位于美国纳斯达克正式敲钟。而在获得资本市场的背书后,这家命运多舛、无限濒临窒息的新势力造车,成功实现复活。顺势已经亮相许久的FF 91,对应量产工作也一并提上日程。

但就当所有人认为,贾跃亭与他的FF得以艰难续命的时候,打击再次接踵而至。其中,最先遭到的则是来自著名空头机构不留情面的做空,直接质疑了包括这家公司的研发投入、投产能力、资本运作表现和创始人本身等多维度。

其中,最杀人诛心的当数那句嘲讽意味拉满的,“FF永远也卖不出一辆车。到目前为止,它不过是一个从美国投资者那里募集资金的桶,然后把钱倒进其创始人、中国最知名的证券诈骗犯贾跃亭创造的债务黑洞。”

为此,FF特地成立了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对于做空中的一项项质疑,开始进行深入调查。而从结果来看,虽然整体情况还未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但诸多漏洞的确存在。

尤其是发现,此前允诺不过多插手运营工作的贾跃亭,仍在公司关键部门安插了亲信,自己则躲在背后进行操控。为此,FF决定采取纪律处分,解除了其执行官的职务。接下来,只担任FF首席产品官,并需要向刚刚上位的执行董事长汇报工作,架空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

殊不知,削权贾跃亭后,近日举行的投资者介绍会上,FF官方首次对外披露,将计划最早于2025年在中国开设工厂,用于生产第二款产品FF 81以及定位“最后一公里货车”的FF 71。

“在中国建厂将有助于公司降低成本、交货时间和供应链复杂性,并可以在华快速制造和定制车辆。”

而在此之前,实际上FF的相应布局工作已经开始。去年1月正式披露与吉利控股签署框架合作协议,3月官宣前奇瑞捷豹路虎“少帅”陈雪峰加入担任中国区CEO,7月传出珠海市国资参与上市并注资20亿元,9月透露与吉利控股的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一切看似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

但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即使身处美国市场,FF都仍在遭受百般阻挠、前景不明,又有多少精力顾及另一片需要耗费巨大人力、物力、财力,终端竞争的残酷与内卷程度更加猛烈的细分市场?

电动汽车不像手机那样有特别成熟的代工,从公司启动、工厂启动到基本弄明白量产是怎么回事,可能至少要五、六年以上的时间,而且资金要求也比手机大很多倍。我忙着还债的这三年,除了造车新势力那3家,很多超级重量级的选手也都陆续进场了。我们综合估算了各种难度和时间窗口,觉得已经来不及了。”

文末,再次将视线拉回到罗永浩身上,在被问及重新创业为何没有选择入场造车时,其十分坦诚地给出了上述一段回答。而此刻,望着还有两年时间才将回国建厂的FF,只能说它又双叒叕画饼了……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