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科技报道 愈演愈烈 低速电动车乱象根治难

愈演愈烈 低速电动车乱象根治难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有134人浏览 日期:2022-09-20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日前,第18届中国(济南)新能源汽车电动车展览会在山东国际会展中心隆重举行。推广新能源汽车固然是好事,不过这个以“新能源电动车智领未来”为主题的展览会似乎并不简单。
  “这个展览会打着新能源汽车展览的招牌,实则大部分参展企业都是没有生产资质的低速电动车企。比亚迪、奇瑞、上汽通用五菱这些真正的新能源车企都没有参加。这简直就是国家明令禁止生产的低速电动车‘盛会’。”业内人士张强(化名)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这些参展企业中很多都只有电动三轮车、电动摩托车资质,背地里推广四轮低速电动车。
  据悉,第18届中国(济南)新能源汽车电动车展览会刚刚结束,下一届就已经迫不及待在筹备中,预计明年3月又会展开新一轮明目张胆的低速电动车大型推广活动。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行径媒体早有报道,相关部门近年来也多次打击,而山东低速电动车问题却仍未得到有效治理,反而愈演愈烈,主办方披着“新能源汽车”的外衣公然做展览、搞推广。
  治理难:低速电动车屡禁不止
  无需驾照、不用上牌,价格便宜又能遮风挡雨,甚至可以多人乘坐,这些优势让低速电动车颇受欢迎。不过,巨大的安全隐患让低速电动车成为“马路杀手”。据悉,仅2013年到2017年的5年间,全国低速电动车交通事故数量便高达83万起,造成伤亡人数多达20余万人。“老头乐”带来的是致命的风险,而非驾乘的快乐。
  “低速电动车根本不符合国家发展趋势和政策要求,一直以来都受到国家相关政策的严格限制。”汽车行业资深专家邵元骏称,低速电动车由于制动、转向、碰撞等性能未达到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并未被列入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而且也一直“躺在”国家发改委的禁止名单中。
  早在2016年,国务院在针对工信部等五部委上报的《关于低速电动车管理有关问题的请示》的答复中表示,低速电动车管理要按照“升级一批、规范一批、淘汰一批”的工作思路逐步推进。2018年,工信部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要求对低速电动车生产销售企业清理整顿、严禁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并建立长效监管机制。今年全国两会上,低速电动车也成为热点话题,不少代表委员就低速四轮电动车的生产标准、管理规范等问题各抒己见。
  不过,情况似乎并未好转,低速电动车产业仍在快速发展之中。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曾表示,全国四轮低速电动车生产企业有上百家,年产能超200万辆,整体市场规模达到万亿元级别。“很多低速电动车产量都聚集在山东,现在光山东省内大大小小的低速电动车企业应该就有上百家了。”业内人士李华(化名)表示,每年都有不少低速电动车从山东销往全国各地,部分规模较大的企业年销量破万辆并非难事。仅2018年一年,山东凭一省之力便生产了69.59万辆低速电动车,而当年全国新能源乘用车产量也不过107万辆。
  据李华介绍,目前山东有90%左右的低速电动车企业仅持有电动三轮车、电动摩托车资质,部分小规模的企业甚至连电动摩托车的生产准入资格都没有。“它们都在利用这些资质做四轮车,政府监管部门来检查,他们就把四轮车藏起来,生产三轮车。”李华称。在不久前的新能源汽车电动车展览会上,便有不少这样的企业现身。以海全汽车为例,该企业在展览会上展出了海全i7、海全Q7等低速电动车,而它却仅持有一级电摩生产资质。微佳汽车则在2021年底获得一级电摩资质,并于不久前刚刚通过电动三轮车生产准入,却在展览会现场公然召开营销峰会,发布多款低速电动四轮车产品。如此乱象,可见山东低速电动车问题之严重。
  抉择难:经济和安全难取舍
  实际上,山东低速电动车乱象早已引起多方关注。去年以来,央视、人民网等大型中央媒体均对此进行了相关报道。去年2月,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函山东、河南、江苏、浙江、广东、河北、天津、安徽等多个省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并附有一份总计28家企业的《综合治理工作发现的非法机动车辆生产者及品牌名单》,要求协助加强低速电动三轮、四轮车辆源头控制工作。其中,有13家企业均来自山东。对此,2月26日,山东省市场监管局通报,要求山东省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工作专班办公室切实推动低速电动车管理工作落到实处。
  政策要求、专班督察、媒体监管,依旧没能扑灭山东的低速电动车之火。“之前宣传的时候,该展览会就打着山东省工信厅的旗号进行招商。”张强如是说。如此猖獗的背后,是有意纵容还是措施落实不到位?对此,李华称,山东省工信厅实际上每年都会组织打击低速电动车企业,去年还专门组织去山东多地检查、治理。然而,出于对地方经济发展的多方考虑,各地政府对于低速电动车的态度各有不同,这就导致山东省内低速电动车治理情况参差不齐。
  “济宁市金乡县与菏泽市单县相邻,政府除了监管环保,对产业政策几乎不闻不问。这两个县一些低速电动车小厂连电动三轮、电动摩托的生产准入都没有。”李华直言。去年被山东省政府点名的德州市,如今情况则相对较好。李华称,聊城市武城县政府此前要求把低速电动车企业“全部砍掉、一个不留”,现在德州市其他地方仍有低速电动车厂家,但规模并不集中。
  对此,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表示,低速电动车问题屡禁不止,实则是因为政府方面也处于两难境地之中。“从使用安全的角度看,低速电动车确实需要治理,但山东低速电动车企业很多,也出台过鼓励低速电动车发展的政策,一旦砍掉,山东省GDP也会受到影响。”他说。据悉,仅山东时风集团的产值便占聊城市高唐县GDP的80%。李华也感概道,如今整体经济形势波动大,如果不允许低速电动车企业发展则导致GDP下滑,当地就业就会出问题。
  根治难:治理不宜“一刀切”
  “根治是不可能的。”曹鹤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就当前我国居民对低速电动车的使用状况来看,想要根治低速电动车问题过于理想化。如果放开对低速电动车的限制,就意味着要承受巨大的安全隐患和更为复杂的道路环境;如果全面禁止,切实存在的群众需求、地方产值又得不到满足。
  不过,在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看来,低速电动车难题并非无法破解。他表示,与其从生产企业入手严抓生产,不如从使用端严查,禁止上路。“当初的电动自行车同样管理混乱,消费者都不愿意上牌。但是车管所强制没收未上牌的电动自行车后,消费者就开始主动去上牌了。所以,强有力的行政管理措施是首要的。”张翔说道。对于上牌问题,张翔表示,可以针对低速电动车推出专门牌照,允许在一小部分地区或固定时段放开,一旦违规,便采取罚款等措施。
  目前,河南、安徽、甘肃等多地正在探索低速电动车上牌政策。以安徽省合肥市为例,今年2月,合肥市展开电动三轮车、四轮车免费登记备案工作,对于全市违规电动三轮、四轮车设置截止到2024年4月30日的过渡期,对于过渡期内的车辆,上黄色临时号牌。山东省在聊城、德州、济宁、淄博、潍坊等地也推出了低速电动车上牌政策。今年7月,聊城市对低速电动车整治工作转入禁行管控阶段,对闯禁区、乱停放的无牌电动三轮车、四轮车依法进行警告、处罚、扣车直至报废。
  不过,在邵元骏看来,挂牌只能加强管理,而低速电动车在哪条车道上行驶、驾驶员是否需要考驾驶证、事故发生后谁担责等问题都不能得到真正解决。“这些问题想明确,除非把低速电动车按照乘用车标准来管理,但是真正对低速电动车有需求的往往都是老年人,他们本身又没驾照,这就是个矛盾。”他说。曹鹤也表示,上牌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要从中央一级推出整体政策,地方各自为政很容易乱套。
  低速电动车问题根治困难重重,不过,似乎曙光已现。“今年展览现场的观众并不多,这活动越来越冷清了,一年不如一年。”李华告诉记者,与往年相比,消费者对于低速电动车的热情有所消退。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野蛮生长的低速电动车或将进入倒计时。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