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行业资讯 改革派卸任,大众汽车或将重归传统

改革派卸任,大众汽车或将重归传统

  来源:同花顺财经 有104人浏览 日期:2022-07-25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7月22日,大众汽车集团宣布,现任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赫伯特·迪斯将正式卸任,并将由保时捷管理董事会主席奥博穆接任。

  雄心勃勃、果断干练的迪斯为大众汽车带来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新气象,但在盘根错节的大众汽车内部,改革也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配,内部斗争再次随之而起。随着具有个人色彩的“改革派”迪斯卸任,向来崇尚“团队主义”、且流淌着“大众血液”的奥博穆似乎将带领大众汽车重归传统。

  7月22日,大众汽车集团宣布,现任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赫伯特·迪斯将正式卸任,并将由保时捷管理董事会主席奥博穆接任,任命将于2022年9月1日起生效。

  拥有85年历史的大众汽车,外表光鲜靓丽,但内部斗争同样暗潮汹涌。尤其近几十年来,在权力争斗、“排放门”重创、改革遇阻等冲击下,大众集团高层频繁、非正常的更迭,正是写照。

  2015年9月,马丁·文德恩在与“大众教父”费迪南德·皮耶希的争斗中占据上风,却因“柴油门”而引咎辞去集团CEO一职;接手的同样是时任保时捷董事会主席、CEO的马蒂亚斯·穆勒。

  临危受命的穆勒,最大任务无疑是将大众集团从“柴油门”旋涡中拖拽出来,但终究成为时代的“牺牲者”,2018年4月,上任不足3年的穆勒仓促下台,成为大众集团历史上任职时间最短的CEO……

  至此,新锐“改革派”迪斯正式上任。迪斯的上任,似乎代表着大众汽车与“柴油门”的正式诀别;雄心勃勃、果断干练的迪斯也立刻带来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新气象,但在盘根错节的大众汽车内部,改革也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配,内部斗争再次随之而起。

  具体来看,在企业发展战略上,迪斯是电动化和智能化的坚定拥趸。作为传统代表,迪斯和大众,却时常与马斯克和特斯拉标榜在一起。不久前,迪斯表示,大众距离实现“2025年成为全球最大电动汽车企业”的目标还困难重重,并承认竞争目标特斯拉的发展速度远超预期;迪斯还曾邀请马斯克通过视频向约200名大众汽车高管发表讲话,以此激励大众汽车高层加快公司向电动化方向转型。但集团工会对迪斯“只关心”特斯拉而“漠视”员工福利极为不满,并认为这给员工带来了极大压力。

  在软件方面,迪斯治下成立的独立软件子公司CARIAD,集合了集团内部的几乎全部软件人才,被寄希望于为集团提供最根本的底层支持。如今,这却也成为迪斯的又一“软肋”,CARIAD不仅没能成为大众汽车的杀手锏,反倒成为多款电动车延期交付的根源,包括奥迪、宾利、保时捷旗舰电动车计划的推迟,以及ID.系列纯电动车也曾因软件bug而经历过延期交付和召回。

  在企业经营上,迪斯则是开源节流的代表。他曾希望通过出售非核心业务股权、简化业务流程等方式,提升企业的经营效率和创收能力;而由此带来的裁员更成让迪斯成为众矢之的。

  最终,在多方权力斗争中,本已将合同延期至2025年10月的迪斯,还是败下阵来。随着“改革派”迪斯的卸任,大众汽车是将重归传统,还是延续创新,就要看新任领导者奥博穆如何发挥。

  相较于游历过宝马、博世等企业的职业经理人迪斯,1994年就加入大众汽车,并先后在奥迪、西雅特、大众及保时捷品牌担任管理职务的“大众人”奥博穆,显然更深知大众汽车内部关系、对于衡集团内部事务也更能得心应手。但相较于迪斯较为鲜明的“个人色彩”,和由此为大众汽车带来的话题性和创新基因;向来崇尚“团队主义”,且流淌着“大众血液”的奥博穆似乎更倾向于回归传统。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奥博穆曾在同济大学学习,并获得了汽车工程学院博士学位。这一渊源,是否会令大众汽车与中国更紧密相连,也同样值得期待。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