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企业新闻 四年连换四任总裁,长安福特难以摆脱动荡期

四年连换四任总裁,长安福特难以摆脱动荡期

  来源:汽车大事记 有165人浏览 日期:2022-06-06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这已经是四年来的第四位了。

四年连换四任总裁,长安福特难以摆脱动荡期

多家媒体报道称,长安福特副总裁兼全国销售服务机构(NDSD)总裁陆逸,因个人原因即将离职,具体交接时间为今年6月底。目前该消息已被证实。

这已经是NDSD成立四年以来第四位离任的总裁了。虽然从去年5月入职至今,陆逸任职仅13个月,但是他已经四年来任期第二长的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陆逸在任的这一年来,长安难得连续第二年实现了同比正增长,而且增长幅度相比2020年还有明显提升;同时近半年来,刚刚上市的新一代蒙迪欧和即将上市的新款四缸福克斯也受到了业内和消费者的重点关注。

相比起2016年同时从高位销量直线下滑的其他几家合资车企,长安福特是唯一止住下跌趋势,成功回归到年销30万辆水平的一家。

除了丰田大众等头部合资品牌,福特应该算是二线合资品牌当中前景最安稳的一家。可是止跌回暖的积极势头下,陆逸却因“个人原因”选择离职,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到底是自主品牌步步逼近的危机下让长安福特压力山大,还是说巨变之下的福特让陆逸难以适从,无从下手呢?

01 喜人业绩下的意外出走

四年连换四任总裁,长安福特难以摆脱动荡期

在陆逸任职的一年内,长安福特销售业绩是稳中有升。2021年长安福特的累计销量达到30.47万辆,同比增长20.29%,相比2020年15.7%的涨幅还要明显提升;虽然与六年前的巅峰时期百万辆级相比仍然存在较大差距,但企稳反弹的迹象明显。此外,2021年长安福特净利润同比大幅提高至22.84亿元。

在刚刚过去的4月份,长安福特新一代蒙迪欧正式上市。一台近5米的合资车,配个2.0T+8AT的动力,售价15.98~21.68万元,性价比直逼同级自主品牌竞品,这也让新蒙迪欧预售一个月订单就快速突破万辆,比上一代车型月销量增长50%以上。

四年连换四任总裁,长安福特难以摆脱动荡期

此外,长安福特新款福克斯马上就要重新换回4缸发动机,预计于6月6号正式亮相7月上市销售。2021年后的三年内,福特中国还将在3年内向中国市场推出超过30款新车型。

总体来看,长安福特过去两年不仅加大了在华产品攻势,产品价格体系也有较大调整,在品牌与渠道能力有所下滑的情况下采取一系列新措施提高竞争力。新导入的EVOS、换代蒙迪欧等车型在设计风格上更趋向电动车,在主流市场中创造出结构性机会。

去年上海车展前夕,福特还宣布了全新“福特中国2.0”战略。简而言之,就是让福特“更中国化”,从而加速品牌复兴。

种种迹象表明,排除疫情等黑天鹅事件影响,长安福特正在进入逐步增长的通道。

尽管陆逸接替杨嵩时,长安福特的经销商体系已经经过2年的深度重整,因此2021年的持续正增长还难说都是陆逸的功劳,但是在可喜的成绩面前,陆逸的离职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得看不出一点预兆。

有媒体报道称,长安和福特方面的高管都是6月1号当天才知情,这消息来得跟上海全面恢复一样突然。

02 福特要得太多,陆逸难以拯救

有网友猜测,这会不会是陆逸本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个人择业风格?

但是过往履历来看,陆逸拥有丰富的汽车品牌管理和营销经验。2004年,陆逸加盟宝马中国,担任政府事务和公共关系副总裁,2010年负责进口车销售业务;2013年离开宝马中国,分别在2013、2016、2019年先后入职捷豹路虎中国、东风英菲尼迪和奥迪中国,均负责销售业务,最短的任期也有两年多。

而这一次从长安福特离职直接打破了陆逸职业生涯任期最短纪录。

四年连换四任总裁,长安福特难以摆脱动荡期

NDSD总裁这个职位确实是不好坐的。

2018年7月,福特中国成立了旨在将福特进口车、长安福特与江铃福特三个销售网络兼容并包的全国销售服务机构NDSD。不过四年来,NDSD的定位也一直在调整。

首任总裁是曾带领奔驰实现连续59个月销量增长的李宏鹏,但是仅干了7个月,李宏鹏就因“身体及家庭原因”离任。而后由福特中国市场及销售副总裁刘曰海短暂代任了四个月。

真正在这个职位上干出了成绩也就是陆逸的前任——原宝沃汽车总裁杨嵩。

杨嵩任职两年期间,深度重整了长安福特的经销商体系;通过持续的降库存和稳定车价,长安福特止跌回升,全年利润扭亏为盈。

四年连换四任总裁,长安福特难以摆脱动荡期

去年重庆车展上,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对长安福特、长安马自达两位合资品牌高管说,“产品不行的时候,就要靠营销战术,没别的办法,拜托了。”当时陆逸刚上任不到一个月,被认为是杨嵩之后帮助长安福特迎头赶上之人。

根据陆逸刚上任时的官方新闻稿描述,福特中国对陆逸的期望是“全面提升新产品上市执行力,强化品牌形象,深化“以客户为中心”、“待客如亲”的服务理念提升服务品质,建立全时、全方位的客户关系,打造具有福特品牌特色的客户体验,进一步提升经销商盈利能力。”

但是接近长安福特的业内人士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一方面陆逸本人虽出身平台较高,但宝马之后并未有亮眼的销售成绩;另一方面长安福特本身发展比较疲软,陆逸也难以拯救。”

从这位业内人士的观点来看,眼下正向增长的长安福特还达不到福特中国所期望的样子。

03 铁打的NDSD,流水的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从杨嵩任期开始,NDSD的角色逐渐开始发生变化:2020年9月,江铃福特独立的销售机构负责人到任,标志着江铃福特的营销业务正式从NDSD脱离。此外,福特还专门成立电动车事业部,全面负责福特电动车生产制造、市场营销、充电网络与用户体验,Mustang Mach-E就归属于该团队。

去年杨嵩离职后,福特中国更进一步宣布了对旗下机构的大规模调整,成立乘用车商用车、林肯品牌以及电动车四大事业部。至此,NDSD成为专注于长安福特的机构。

四年四任总裁交替,背后实则是福特中国、长安福特、江铃福特各方在营销主导权上的博弈。在NDSD定位一变再变的局面下,纵使个别高管确实能做出些成绩,但也难敌历史车轮的变动,另谋出路也是情非得已。

四年连换四任总裁,长安福特难以摆脱动荡期

由此可见,陆逸的出走,绝非单纯的个人主观选择。

尽管在外人看来,陆逸在任期间做出了成绩,但是在“福特中国2.0”战略下,福特中国想要的更多,而陆逸难以满足。同时,频繁变动的架构也难免让身处其中的人感到无力。与之相似,去年5月出走的电动事业部COO朱江,或许面对的也正是与陆逸相似的境况。

从这个情况来看,尽管销量已经稳步回升,但是长安福特还是未能摆脱动荡期,后续还难保一帆风顺。

但是重压之下,福特还能否找到下一位比陆逸、杨嵩更胜任该岗位的人才?还需拭目以待。

不过换个角度思考,福特等传统合资车企的危机感,某种意义上也正是自主品牌崛起的有力印证;尤其是2020年以来,无论是新能源市场还是传统燃油市场,自主品牌都有了更为长足的进展,各大厂家爆款车型接连登场,自主品牌市场份额稳步上升,就连大众、丰田、本田等一线合资品牌也难免感到压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福特要想稳住步伐持续翻盘,领导者面临的压力自然也难免与日俱增。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