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行业资讯 历史转折中的汽车业:俄乌冲突、供应链重塑和去全球化

历史转折中的汽车业:俄乌冲突、供应链重塑和去全球化

  来源:汽车零部件网 有126人浏览 日期:2022-05-31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这个世界会好吗?

从刚闭幕的达沃斯论坛上传递出来的信息不容乐观。全球300位政要、50位国家元首及2500名商界精英和专家出席了这次论坛。他们认为,世界正面临着比以往更严重的危机。

这次论坛,具有重要意义。一是,因疫情已中断两年的达沃斯论坛,从今年1月推迟到5月,从冬天延迟到春天。二是,自2020年1月上一届论坛举行至今,世界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球环境正面临严峻考验。

受疫情反复、俄乌战争等黑天鹅事件影响,一方面,全球正面临地缘政治、人道主义援救、能源和安全的紧迫挑战;另一方面,人们还要遵守对地球转型和脱碳的长期承诺。

鉴于此,本届达沃斯论坛主要围绕俄乌战争、全球气候、粮食危机、加密电子货币等议题进行探讨。

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表示,“转折点”这个词汇已经不仅仅是一种修辞手法,他认为“价值取向至关重要”。

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公布了一个8.5万亿美元的市场信号,以实现零碳技术商业化。包括福特汽车在内的50家公司加入“先行者联盟”,利用相关企业的采购规模和供应链体系,形成创新清洁能源技术早期市场。

中国气候变化特使解振华宣布,中国承诺到2030年种植和保护700亿棵树。

印度也对清洁能源和节水做出重要承诺。

由于供应链不稳定、化肥价格上涨和谷物出口受阻,加之乌克兰战争加剧世界范围内粮食不安全状况,各国领导人呼吁在解决气候危机的同时,解决全球粮食危机。

一些金融官员表示,俄乌战争是全球经济复苏的重大挫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认为,一系列冲击正在影响世界。她警告道,随着燃料、食品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将造成生活成本危机。此外,影响因素还包括各国央行为应对高通胀而上调利率,中国经济因疫情而放缓,以及房地产市场疲软等。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认为,乌克兰战争表明,欧洲问题尤其严重。与其他市场相比,欧洲对全球价值链的开放程度高20%。“全球价值链的断裂和瓶颈对欧洲的影响比其他国家更大,这并不奇怪。”

01.全球化过时了吗?

各国政要、金融家和商界精英们深感,有必要重启和重新定义全球化。

随着贸易争端助长经济民族主义,一场疫情暴露出全球供应网络的脆弱性,以及欧洲暴发战争可能重塑地缘政治格局——过去30年来,由商业和地缘政治格局塑造的开放式市场框架看起来越来越不稳定。

达沃斯论坛对这种框架崩溃迹象的担忧显而易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说,她所担心的世界经济衰退的风险,要小于“我们将步入一个更加分裂的世界的风险”,贸易集团和货币集团将一体化世界经济分割开来。

“分裂的趋势很强烈。”她强调道。

有迹象表明,世界正重新回到以政治联盟、而非经济合作为定义的集团之中。参加会议的企业高管是最强烈谴责这种现象的群体之一。

“我们不能让全球化倒退。”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公司董事长施杰翰(Jim Hagemann Snabe)说:“我不会带着这种想法离开达沃斯。我会带着我们需要更多合作的想法而离开。”

随着大众汽车集团在美国增加产量,其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对新团体建设的讨论感到担忧。“欧洲和德国依赖于开放市场,我们将始终努力保持世界开放。”他在峰会间隙时说。

政客们用一堆委婉语来描述新全球化风格——“多边主义”是最受欢迎的流行词汇之一,此外还有“重塑”“友好支持”“自给自足”和“复原”等。

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说:“多边主义起作用了。这也是阻止我们正在经历的去全球化的先决条件。”

并非所有人都对全球化恶化感到不满。

巴西经济部长保罗·格德斯(Paulo Guedes)说:“巴西与世界其他国家步调不一致,我们没有参加任何团体。在30年来的全球化合作中,每一方都获得了优势,都整合了价值链,我们被排除在外是因为没有采纳这种模式。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了。”

从1990年代开始,随着各国政府达成降低关税的区域协定,以及中国成为主要低成本商品生产国,全球贸易加速发展。

大家共同推动准时制供应网络的广泛采用,这有助于加快货物交付速度并降低成本,为疫情前几年的低通胀环境做出了贡献。

这还导致美国和欧洲等发达经济体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减少。格德斯嘲笑这种趋势为“全球劳动力套利”,他认为这种趋势即将结束。

在新冠疫情颠覆这些供应网络之前,该系统就受到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倡导的经济民族主义政策的攻击。

尽管大家都在谈论“去全球化”,但迄今为止,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各国通过贸易疏远了彼此。俄罗斯在经历了一系列制裁和贸易限制之后,是一个显著的例外。

CPB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发布的全球贸易总量指数显示,今年3月下降了0.2%,但与去年12月的历史高点相比,仅下降1%。这个数字仍比一年前高2.5%,比疫情前水平高11%。

但随着企业将部分生产转移到更靠近目标市场的地方,以防止供应链对单一来源的依赖,这种情况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发生改变。

迪斯提醒道,由于全球供应链中断而转向自给自足的做法,应该考虑到市场开放的问题。

“现在各国或大集团变得过于自给自足,确实存在日益封闭的巨大风险,以及更小的竞争力。所以,我们正在寻找并希望开放市场,这对世界更好。”他说,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被视为一个问题,但它们也“有助于相互沟通”。

施杰翰认为,俄乌战争暴发后,许多外国公司撤出俄罗斯相对容易,因为它们在俄罗斯的敞口相对较小。但如果换做是中国呢?“完全不同的情况,完全不同的依赖”。

“在很多方面,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局势给我敲响了警钟……希望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让我们加强合作。”他说。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