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环球资讯 赛麟汽车被挂牌拍卖,跑到美国的王晓麟成为下一个贾跃亭

赛麟汽车被挂牌拍卖,跑到美国的王晓麟成为下一个贾跃亭

  来源:汽车零部件网 有185人浏览 日期:2022-05-05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消失近2年的赛麟汽车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最近,在阿里拍卖平台上,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更新了一则关于“江苏S汽车公司”的拍卖信息。据悉,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7月10日,注册资本100亿元,经营范围涉及汽车产业的技术研究以及汽车零部件制造等。有眼尖的网友发现,江苏S汽车公司正是曾红极一时的赛麟汽车。

此次拍卖的是赛麟汽车位于如皋市城北街道镇南社区5、6、7、8组,双龙社区7、12、18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和所涉及的机器设备、生产线、流水线等资产,起拍价近23.8亿元,将于5月30日公开拍卖。鉴于法拍在即,赛麟汽车的命运从此将正式画上句号。

一直以来,赛麟汽车给外界的印象是很狗血、不靠谱。2019年7月,赛麟汽车在北京鸟巢召开“赛麟之夜”发布会,邀请杰森·斯坦森等明星现场站台。这场发布会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明明打着“全球超跑典范”旗号,却推出一款名为“迈迈”的微型电动车,与超跑关系不大,更像是穿梭于大街小巷的“老头乐”。

不过,从营销角度来看,赛麟汽车这场发布会开得十分成功,赚足了眼球,但质疑也接踵而至。外界不仅质疑迈迈与超跑概念格格不入,还挖出迈迈的出处。原来,其前身是香港理工大学与香港车企EuAuto合作在2009年推出的Mycar电动车,初始设计是一款低速电动车,赛麟汽车掌门人王晓麟通过旗下GTA公司购买而来。但他声称迈迈与Mycar电动车毫无关系,定位于一款“性能小跑车”。

市场表现无疑是检验一款产品能打与否的试金石。2019年双11当天,迈迈定制版在天猫正式开售,共推出运动定制版和樱桃小丸子定制版两款车型,补贴后售价分别为15.88万元、16.88万元。一辆平平无奇的“老头乐”竟然敢定出15多万元的超高售价,王晓麟真是勇气可嘉,但他的迷之自信救不了迈迈的销量。

赛麟汽车被挂牌拍卖,跑到美国的王晓麟成为下一个贾跃亭

事实证明,迈迈在市场上并不吃香,用户完全不买账。从11月1日正式开店到12月23日正式申请关店,迈迈天猫旗舰店共收到31个订单。其中,11月仅售出9辆汽车,销量惨淡可见一斑。而迈迈产量远大于旗舰店销量,绝大部分汽车沦为滞销的库存。

对了,除了开发布会为迈迈造势、迈迈正式开售之外,2019年赛麟汽车还做了一件重要的大事:募资。表面上看,赛麟汽车共有5个股东,包括南通嘉禾、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如皋积泰,但实际上只有两个股东:南通嘉禾、王晓麟。前者具有国资背景,后者是上述4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7月5日至11月12日,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如皋积泰4家公司先后向同一位质权人——南通嘉禾出质所持有的部分赛麟汽车股权,合计出质股权数额为20亿元。同时,7月8日,赛麟汽车与南通嘉禾签订抵押借贷合同,抵押28套设备,抵押物价值为12.12亿元,保单数额为12亿元。

不难看出,仅股权质押和设备抵押两项,南通嘉禾就为赛麟汽车提供近32亿元借款,但公司控制权却在王晓麟手中。2020年4月底,赛麟汽车前法务员工乔宇东曝出一个惊人事实,公司所谓五大股东,实际上只有国资股东南通嘉禾出了真金白银,剩下四家全都是王晓麟控制的空壳皮包公司,以“技术出资”的名义持有公司股权。

鉴于此,乔宇东实名举报王晓麟以“虚假技术出资”获取赛麟汽车的控制权,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尽管身在美国的王晓麟不断喊冤,并第一时间发送内部信试图稳定军心,但似乎收效甚微,还是难以打消员工、供应商、南通嘉禾等各方的疑虑,尤其是让唯一输血者南通嘉禾大为不满。

南通嘉禾看清王晓麟四家空壳皮包公司的真面目后,就企业借贷纠纷积极维权以止损,避免成为冤大头。你还别说,南通嘉禾的反制很快便奏效,王晓麟控制的赛麟汽车接连遭受一系列打击:

2020年6月16日,南通中院查封赛麟汽车在当地的两家工厂;1天后,南通中院冻结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和如皋积泰所持赛麟汽车的股权,数额分别为18.95亿元、18.8亿元、17.76亿元和11.07亿元,起因是南通嘉禾对赛麟汽车的态度生变;6月23日,南通中院查封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

这还没完,2020年7月初,南通嘉禾公开控诉王晓麟等人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赛麟汽车巨额资金,并向公安机关报案。对此,王晓麟否认被指控的犯罪嫌疑,并称相信会真相大白。

此前,他也曾为自己进行辩解,将赛麟汽车的倒下归咎于南通嘉禾和如皋市部分领导,直言他们罔顾事实,利用乔宇东诬告一案,以调查为名罗织罪名,构陷自己和外资股东,导致赛麟汽车运营陷于停滞,上千员工停薪失业。的确,南通嘉禾与王晓麟两大股东之争,不管孰是孰非,都让赛麟汽车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王晓麟透露,受乔宇东诬告事件影响,部分供应商通过法院全面冻结公司账户,而且赛麟汽车原计划在2020年5月与投资人达成共识的30亿元融资也被暂时搁置,导致无法向员工正常支付报酬,面临员工大量流失。不光基层员工讨薪无果后心灰意冷,高层也黯然出走,执行副总裁陈磊、财务副总裁于福忠、人事副总裁王芳、采购副总裁于瑞林等先后离职。

赛麟汽车被挂牌拍卖,跑到美国的王晓麟成为下一个贾跃亭

不知你发现了没,对于赛麟汽车的造车之路走不下去,王晓麟总是习惯于甩锅给别人,强调自己没有任何责任。他还表示,自己一直在积极为赛麟汽车的困局奔走努力,“订了十几张回国的机票,都被航空公司取消”,并把公司出现问题的所有责任推给乔宇东。不过,外界似乎并不感冒,反而质疑他是下一个贾跃亭。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赛麟汽车既未解除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也未找到新的接盘侠,而南通嘉禾只是赛麟汽车的财务投资人,吃过亏之后更加不会收拾这个烂摊子,导致其经营陷入停滞状态,基本上名存实亡。回头来看,或许王晓麟造车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他压根不想好好造车,而是以造车之名来想方设法圈钱,然后像贾跃亭一样,不敢更不想回国。

说白了,赛麟汽车是典型的PPT造车,属于To VC的项目,而不是To C。因此,迈迈销量无比惨淡、赛麟S1和SUV车型迈客量产遥遥无期,以至于后续彻底凉凉,一切都并不出人意料。王晓麟靠编织一个虚无缥缈的造车梦,用所谓的技术出资,以一己之力坑惨了员工、供应商、南通嘉禾等所有人,吃相十分难看!

不管5月30日赛麟汽车的资产能否顺利拍卖,从此以后,汽车江湖都不会有赛麟汽车的一席之地。换个角度看,赛麟汽车PPT造车闹剧的落幕在情理之中,也是对所有认真造车玩家的肯定和勉励。要知道,造车如此难的行业,光靠一味讲故事注定走不远,唯有脚踏实地,深耕产品打磨、量产交付、销售和售后等环节,才能走得更快更稳更远。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