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环球资讯 傲慢的特斯拉,败诉在中国

傲慢的特斯拉,败诉在中国

  来源:汽车零部件网 有211人浏览 日期:2021-09-23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9月17日,特斯拉车主韩潮在其微博表示,北京中二院二审判决,驳回特斯拉上诉,维持一审原判。特斯拉存在欺诈行为,被判退一赔三。

此前,因特斯拉出售重大事故车后被发现,车主韩潮将特斯拉告上法庭,一审特斯拉被判处“退一赔三”,向车主韩潮退还37.97万元购车款,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赔偿113.91万元,共计退赔151.88万元。

特斯拉不服进行上诉,而今,二审判决:驳回特斯拉上诉,维持原判。这场历时755天的维权最终落下帷幕,也成为了特斯拉首例退一赔三的胜诉案例。

维权始末

根据韩潮在微博叙述的事情经过,2019年5月底他在特斯拉官网购买了一辆官方认证二手车,型号为Model S,P85轿车。

韩潮表示,购买时看到官方网站承诺信息“无重大事故,无结构性损伤,无水泡火烧,200多项全车检测,车况良好”等信息,在与销售的沟通过程中再次确认车况信息,得到销售一致答复。

但在2019年8月24日晚,“在正常行驶中,突然‘砰’的一声巨响,瞬间瘫痪,屏幕跳出五个故障码,提示‘车辆无法重新启动’‘车辆正在关闭’等,届时车辆的刹车,电门完全瘫痪。”

经过一周检修,特斯拉给韩潮答复为车辆的大保险(杠)、伞阀等零件损坏,需要更换,并告知他,“老款车就这样,不必大惊小怪。”彼时,特斯拉服务中心给韩潮提供了一台代步车使用。

韩潮认为车辆如此故障会直接威胁生命安全,遂提出退换车辆的请求,被特斯拉拒绝。之后,韩潮拨打12315消费者申诉举报热线进行投诉,天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积极介入调解,但特斯拉仍然不同意退换车辆。

2019年12月,韩潮在天津首次起诉特斯拉,由于特斯拉提出管辖权争议,韩潮于天津法院撤诉后,在北京重新提起上诉。

一审期间,司法鉴定报告结论为,该车为事故车,但特斯拉依旧认为司法鉴定“不专业”。

特斯拉认为,虽然C柱有切割,但查明车辆此前仅发生了轻微事故,维修公司按照制造商的标准和技术规范,采用全球汽车行业普遍采用的“焊粘-铆接”工艺技术对车辆翼子板更换。这个过程只是更换了车身覆盖件,不包括任何车辆结构部件和其他车辆安全部件。因此,不存在结构损坏的问题,也不会导致车辆使用风险的增加。

2020年12月4日,法院裁定特斯拉存在欺诈应退一赔三之后,特斯拉不服一审判决,紧接着于12月6日提起上诉,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

经过半年多时间,北京二中院给出了最后的判定:特斯拉在向韩潮销售案涉车辆时存在欺诈行为,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予以驳回”,一审判决则“应予维持”。

二审判决书指出: “在韩潮明确询问测评记录及有无事故的情况下,未明确告知,导致韩潮陷于错误认识进而购买案涉车辆。一审法院认定特斯拉公司构成欺诈,并据此作出一审判决,并无不当。”

同时,韩潮向媒体确认,这次是终审,特斯拉无法再提起上诉。

这场历时755天的维权最终以特斯拉败诉落下帷幕,一直以来,特斯拉对待维权事件一直以强硬著称,消费者也鲜少胜诉,此次是特斯拉首例退一赔三的胜诉案例。

“强硬”的特斯拉

最近一年以来,特斯拉“失控”、“刹车失灵”、“黑屏”、“异响”、“辅助驾驶自动开启”等问题层出不穷。

针对这些质疑与事故,特斯拉官方指出大多是“因为驾驶员误操作导致”,车辆本身并不存在缺陷。

直到上海车展女车主维权事件,特斯拉在华形象跌至谷底。

今年4月,在上海车展维权女车主身着写有刹车失灵的T恤,站在特斯拉的展车上,大喊“刹车失灵”。随后,该女子被强行带离现场。

此次车主维权事件,特斯拉的“强硬”表现地淋漓尽致。

首先是现场安保将女车主拖离展台;紧接着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公开指责维权车主“很专业”、“背后有人”,暗讽媒体拿钱办事;随后,特斯拉又在一份声明中宣称,“对不合理诉求不妥协”;陶琳更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期的负面都是她贡献的”。

特斯拉的回应丝毫没有缓和的余地,始终摆出一副强硬不妥协的架势,直到中央政法委长安剑、新华社等官方背景媒体相继发文,责问特斯拉“责任何在”、“谁给了特斯拉不妥协的勇气”?特斯拉才深夜致歉。

事实上,特斯拉面对消费者一直都是“高傲”、“强硬”的态度。今年2月,江西车主的购买仅6天的特斯拉Model 3在使用特斯拉官方超级充电桩上充电后突然断电无法启动,特斯拉售后人员检查车辆后,称是国家电网的电流太大,瞬间电流过载导致的原因。

很快“国网南昌供电公司”在其官微回应,电源线路不直接连接电动车,电源线路的电压也保持稳定。

类似事件,特斯拉的公关处理方式一直如此。

在特斯拉内部,马斯克十分不看重PR,甚至在去年10月将美国总部的公关团队直接解散。中国区公关团队虽然没有直接砍掉,但PR预算非常有限,内部优先级也不高。

有媒体报道,在媒体关系方面,一旦发生危机事件,特斯拉仍然会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处理,很少参考外部人员的意见。

作为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很大程度上垄断了特斯拉的公共形象工作。针对国内事件,特斯拉中国团队或许并没有足够的授权,在负面舆论面前,只能机械维持特斯拉的高端形象,从而离消费者“越来越远”。

特斯拉亟需改变形象

特斯拉显然也已经意识到舆论对其的不利,同时,中国在特斯拉的商业版图里扮演的角色越发重要。

根据去年数据,中国市场贡献了特斯拉全球销量约三分之一,仅次于北美市场。随着畅销车型Model 3/Y在中国生产、销售,特斯拉销量在中国长居新能源汽车销量榜首,在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全球营收里有约30%来自中国。

随着国内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小鹏的追赶,以及传统玩家在新能源汽车上的发力,特斯拉的领先优势逐步被挤压,尤其随着随着技术上的拉近距离,结合本土的各种优势,这些玩家会逐步追赶上来。

在上海车展“强硬”态度被“围攻”后,特斯拉一改之前高傲的态度,在声明中字里行间透露着“诚恳接受意见和批评”,并强调“真诚是最好的桥梁,这种力量是我们在中国学习到的最根本的力量”。

年初,在被包括质监局在内的五部门约谈后,央视财经评论员认为,虽然具体约谈的细节未透露,但通常来说约谈是整改的第一步,目的是警示特斯拉,让其正视国内消费者的呼声。

市场也随即传来消息,特斯拉中国的公关团队正在招聘员工,这意味着特斯拉已经意识到中国市场的特殊性和在中国市场保持公关团队的必要性。

在上海车展维权事件后,在特斯拉官网的招聘页面,同样出现了大陆地区的公关岗位招聘信息。

据新浪科技消息,陶琳更是在6月初曾在北京华贸中心的办公室组织了一次闭门专家研讨会,邀请了行业专家、高校人士以及部分媒体从业者,探讨新发展格局下特斯拉的声誉修复与品牌传播。

特斯拉需要中国市场,而它也必须改变过往的形象,这次的败诉,也是对特斯拉的一记“捶打”。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