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各方观点 国产大飞机关键零部件量产 C919产业链呼之欲出

国产大飞机关键零部件量产 C919产业链呼之欲出

  来源:腾讯网 有184人浏览 日期:2021-04-02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在与东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航空”)正式签署首批5架购机合同之后,国产大飞机C919关键零部件的“批量生产”似乎也已经越来越近,而作为处在高端制造业顶端位置的C919,对航空研发、制造产业链的拉动作用,开始为各方期待。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C919客机中央翼前梁已经开铆。作为C919客机重要的大型零部件,中央翼前梁的开铆,被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是C919客机的重要信号。此前,东方航空与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国商飞”)签订了购机合同数量为5架。

目前,C919仍在进行试飞取证工作。而资本市场对于C919的“期待”已有所反应,包括中航西飞紫光国微等上市公司,已经确定有产品供应C919的生产和制造。命运波折之后以国际化规则和方式研制的中国大飞机,能否拉动一条航空制造的产业链,答案正在揭晓。

“接近”量产

作为中国自主研发的大型客机,C919在研发方面要面对很多挑战,但是,C919却也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这款中国第一个自主研发的大型客机,似乎从来没有遇到太大的客户层面的问题。2015年前后,C919就已经获得了全球范围内780架左右的订单。

“这是意向性的订单,随着研发、试飞以及相关工作的推进,会有购机合同签订。”一位航空工业资深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解释。于是,在2021年上海市两会期间,上海方面表示,上海市将推动C919客机年内交付首架。而在2021年3月1日,东方航空与中国商飞正式签订购机协议,上海东方航空首批将购买5架C919客机。

这意味着,C919的生产已经需要提上日程。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近期,C919的中央翼前梁已经开铆。一位航空业技术人员告诉记者,飞机的中央翼是连接左右大翼的结构,用来承受两边大翼的升力和机身的重力,是整架飞机受力最重要的部件。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央翼前梁这一部件的开铆,是这一关键零部件量产的重要信号,至少意味着作为机翼供应商的中航西飞,批产的生产准备工作已经进行到一定程度。C919大型客机是中国按照国际民航规章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喷气式民用飞机,座级158~168座,航程4075~5555公里。

目前,C919正处在试飞取证的阶段。据本报记者了解,共有6架C919客机正在进行试飞取证工作。近日,C919B-001F号已经在呼伦贝尔完成了高寒试验试飞工作,接近中国商飞的人士称,相关试飞取证工作正在稳步推进中。

企业“入围”

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C919中央翼前梁的开铆工作,是在中航西飞进行的。中航西飞是一家中航系的上市公司,大股东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了解情况的人士告诉记者,中航西飞一直参与了c919大型客机的有关工作。

记者了解到,中航西飞目前主要承担C919大型客机中央翼、外翼翼盒、襟翼、副翼、缝翼等关键部件的研制生产任务。一位了解C919供应链情况的人士告诉记者,中航西飞主要承担的都是C919有关的“结构部件”相关的业务。

“中航西飞在机翼方面,是有传统的,之前也做过相关的业务,比如,空客A320在中国的飞机机翼总装继承装配,就是中航西飞公司做的业务,当时的装配厂和生产实体主要是在天津的滨海。”他向记者表示,中航西飞在大型客机机翼、结构等方面有比较强的技术能力和经验积累。

记者查阅相关法定信息,当时承揽空客业务的,是西飞国际制造(天津)有限公司,该公司是西飞国际的全资子公司。上述了解情况的人士还告诉记者,除了C919的相关业务外,中航西飞在此之前,也在中国支线客机的生产制造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新舟60、新舟600、ARJ-21,中航西飞都是生产制造中的主力,ARJ-21就是中国商飞的,和C919是同门,所以,既有技术能力保障,又有之前合作作为基础,中航西飞承揽这部分业务,其实一点也不意外。”他向记者表示。

除此之外,包括紫光国微等上市公司在内,也都入围了C919的供应链名单。根据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紫光国微主要是向C919提供一款网络通讯类用途的芯片。

尚需时日

尽管市场普遍认为C919的关键零部件量产是一个重要信号,但C919的试飞取证工作,仍在进行中。每一项工作能否顺利进入下一阶段,都需要经过严格的评估。从这个角度来看,C919形成大型而成熟的产业链拉动效用,还需要一段时间。

2020年11月27日,C919飞机型号检查核准书评审会在江西南昌召开。中国民航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签发C919项目首个型号检查核准书(TIA)。这意味着C919飞机构型基本到位,飞机结构基本得到验证,各系统的需求确认和验证的成熟度能够确保审定试飞安全有效,同时也标志着C919飞机正式进入局方审定试飞阶段。

本报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C919最近的试飞试验工作系在敦煌进行。3月24日,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民用客机C919飞机降落甘肃敦煌机场,开展常规试飞试验。为做好C919常规试飞试验气象服务保障工作,3月26日,甘肃省酒泉市气象局、敦煌市气象局、商飞试飞中心、上海气象服务中心、敦煌机场等多部门联合开展技术研讨会。

与此同时,由于中航西飞的总部位于陕西西安,在承担了C919大型客机重要零部件生产业务后的供应链管理问题,也能从侧面佐证这种产业链拉动的进展。根据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中航西飞截至2021年1月尚未有在中国商飞附近设厂的计划,目前生产的零部件,都是通过火车和公路运输的方式,送往中国商飞。

C919的研发设计采用了国际通行的“主制造商+技术供应商”的模式,而与国际供应商在中国设立生产线或合资公司,完成对C919零部件和服务的供应,是中国商飞和国际供应商之间达成的“共识模式”。

截至目前,C919涉及的合资公司共16家,包括中航工业和GE成立的上海昂际航电有限公司,中航工业旗下西安飞行自动控制研究所和美国派克宇航成立的鹏翔飞控作动系统公司,中电科和美国罗克韦尔柯林斯成立的中电科柯林斯公司,以及罗克韦尔柯林斯和中航工业旗下雷华电子技术研究所合资成立的中航雷华柯林斯公司,分别为C919提供航电、飞控、通信导航等系统。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无标题文档